2021年2月11日

058_463

“王爷,进宫的时间到了,要不然又要迟了。”青峰提醒道。

“嗯。”夜修冥淡淡点头,然后对虞子苏道:“我先走了。”见虞子苏点头,没有管任何人就离开了。

虞丞相气得手都在发抖,但是却不敢站出来说些什么,到底是心中气不过,轻哼一声,也甩袖离开了。

“大小姐还真是被圣上御赐了一桩好婚姻啊,也不知道大小姐嫁过去还有没有命……享福!”

连夫人才不会相信夜修冥现在对虞子苏这般好是喜欢上了虞子苏,所以翘了翘猩红丹蔻的手指,笑着道。

谁都知道战鬼七皇子,不受景帝宠爱,所以被发配到边关多年,一身戾气,杀人如麻,这也是为什么他年近二十,还没有娶亲的原因之一!

大皇子成王的王妃早在三年前变故,留下一子,然后大皇子为了能够和连家联姻,所以一直未娶。

三皇子夜重旭,虽然有着一侧妃,但是因为当初和虞子苏有着婚约,要等着虞子苏及笄成亲,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娶正妃。

只有六皇子夜文颐,娶了当朝书阁老的女儿书燕,只剩下两个侧妃之位。

所以说起来,只有夜修冥的婚事一直无人关心。当初景帝随手就将三皇子不要的虞子苏赐婚给夜修冥当正妃,也才会让人觉得景帝确实是不喜欢这个七皇子。

连夫人见整个风玉阁没有一个人理会她,只好心中憋着一口气,青了脸色,自己轻哼一声,讪讪地走了。

“刚刚是谁在外面值守?”虞子苏等到所有人走后,才淡淡出声问道。

可爱萝莉小九Vin三亚旅拍眼神无辜

风玉阁的人一听到这语气,都不由得心神一紧。这些日子一来,他们已经熟悉了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语气意味着,风玉阁又有人做错事情了。

碧玺歪着头想了想,道:“是阿蒙和阿双两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姐会突然这么问,但是她还是立刻回答道。

“将这两个人交给于管家,就说我风玉阁容不下这两尊大佛。”虞子苏淡淡道。

“小姐,为什么……”碧玺想要问话,却被碧容一下子捂住了嘴,碧容在她耳边道:“她们俩将连夫人放了进来。”

之前小姐可是说过的,这个院子,闲杂人等是绝对不能轻易地放进来的,尤其是连夫人身边的人,进来更是要禀报,可是她们两个人居然将连夫人无声放了进来,这不是犯了小姐的禁忌了吗?

碧玺显然也想到了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再说话,自己下去处理这件事情了。不过,这两个丫鬟显然下场不会太好。碧玺可是已经知道了,府里的于管家,其实是自家小姐的人呢。

虞子苏拿着嫁妆单子细细看了看,不由得笑了笑,对碧容道:“让于管家将嫁妆全部送到我院子里来。”

她虞子苏可不是圣人,自己的东西要拿去便宜别人,而杜绝这样事情发生的办法,就是将机会扼杀在摇篮里。

于是,就在连夫人去找虞丞相,让他将虞子苏的嫁妆给自己管理的时候,于含章已经悄无声息地将所有嫁妆抬到了虞子苏的风玉阁。

事后虞丞相问起,他无辜装傻道:“这不是大小姐的嫁妆吗?难道属下搬到大小姐院子里不行吗?”

虞丞相默然无语,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于含章。于含章坦然而对。

“小姐,早点休息吧。”碧玺挑了挑灯,让灯变得更加明亮些,关心道。

“等我将这点看完了来,你先下去睡吧。”虞子苏淡淡道,将手中的书页翻了翻,她看的是杨大夫让于含章交给她的医书。

上一次被连夫人的药药倒了,她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这方面的意识太过于薄弱,知识点也太过于欠缺,还是要补补。

毕竟这是个冷兵器时代,除了刀剑,用得最多的,就是这些杀人于无形的毒药之类的,就算她不想成为什么制毒用药的绝世高手,可是能够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

突然,虞子苏的目光落在了一行小字上。

“注意:清油草虽然不是大补之物,但是却不能和人参共用,尤其是体虚之人,否则,过犹不及,会引起生命危险。”

清油草……

“苏儿,你在想什么?”低哑的声音在虞子苏身后想起,原来夜修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屋子里。

虞子苏回过神,就看到夜修冥伸过来的手,身子一转,想要躲开,哪知道还是被夜修冥揽在了怀中。

“又爬窗了?”虞子苏挣了挣,没有挣开,难得开玩笑道。

哪知道夜修冥紧了紧环着腰的手,一本正经地道:“嗯。”

虞子苏华华丽丽地喷了:“难道青默不准你走正门?”她可不信,青默会真的拦着夜修冥。

夜修冥点了点头,笑道:“苏儿太厉害了。”

虞子苏嗤的一笑,显然不信。

“刚刚在想什么?”夜修冥道。刚刚他可是感受到了小人儿一瞬间的杀气,那样的杀气,带着深深的恨意,显然是有什么事情。

虞子苏皱了皱眉,道:“想到了一些陈年往事。”

“你知道当年我母亲的事情吗?”因为虞丞相禁止整个丞相府讨论秦雯洛的事情,所以就算是虞子苏,其实对自己的母亲也知之甚少。

只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当年这京都有名的清倌,只卖艺不卖身,但是才情艳绝,惊艳整个京都。

尤其是当年一曲《京都遥》,就连宫中的景帝也曾大加赞赏她的才情和秉性。

虞丞相、段王爷、名大人这些朝中大臣俱是她的裙下之臣,只不过她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是性情高傲,所以放言不做小妾,虞丞相以正妻之位迎娶,而且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她才下嫁的。

但是她也仅仅知道这些的,多余的,便什么也不知晓了。

母亲的家族,母亲的身世,母亲的生活,母亲的死亡……就连母亲的样子,她也渐渐记不清了。而且自从母亲死后,虞丞相更是严令不准府中众人讨论她的事情。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夜修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