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1日

338_466

  次日,云鬟因惦记崔承之事,一夜辗转,又格外早地起身。

  晓晴最关切她的脚伤,穿靴之前,又抱着仔细看了看,幸而已经消肿。

  当下伺候盥漱更衣,正欲坐了吃早饭,就见赵黼进门来了,那两只眼睛竟有些略微红肿。

  云鬟心下诧异,而赵黼不等说话,便坐在桌子边上,道:“你就吃这点么?”

  云鬟还以为他是要嫌弃,谁知竟道:“给我也盛一碗饭,还没吃呢。”

  晓晴忙亲自去厨下督促,云鬟问道:“世子怎么不吃早饭,这样着急就来了?”

  赵黼打了个哈欠,叹道:“昨晚上……做了一夜的噩梦,几乎没好生睡过。”

  云鬟便把自己面前那碗粥先推了过去,道:“做了什么噩梦?”

  赵黼慢慢吃了一口粥,眼神略微飘忽,道:“还是不说了。”只怕说了后,她便连饭也不吃了。

  两个人一桌子吃了早饭,同出门乘车,云鬟道:“我昨日未曾回刑部,倒要先回去跟尚书大人说上一声。世子可先去兵部,我随后赶到。”

  赵黼道:“不用麻烦,我在外头等就是了。”

  云鬟也知道有他随行,去兵部才更能便宜行事,因此到刑部便下车进内,寻到白樘,把昨日详细禀明。

   打电话的粉嫩樱桃女孩闺房写真

  白樘道:“既如此,此事可交由镇抚司料理,我们不必插手了,毕竟是军中的事,旁人干涉乃是大忌。”

  云鬟挂心崔承,不愿在这个时候放手,便道:“尚书,我、我只是帮着参考,想助快些水落石出,求尚书准许……”她对白樘的命令从来言听计从,鼓起勇气说了这句,又道:“就再给我……这一天的时间。恳请尚书答应。”

  堂内有顷刻的沉默,白樘方道:“既然如此,你便去罢,只记得,倘若有事,也是你自己担着。”

  云鬟甚为宽慰,深揖下去:“是,多谢尚书。”

  她垂头恭恭敬敬地后退到了门边儿,才转身出门自去。

  桌子后面,白樘凝视着她离去的身影,半晌,无声而短促地一笑,复垂首继续看公文。

  且说赵黼正等得有些不耐烦,见她回来,便道:“我以为你被白樘扣下了,不肯放你出来呢。”

  赵黼本想回镇抚司,然后传命董锥前往,只不过从刑部这里往前,过不多远,便也到兵部了,因此索性直接便来至兵部问询。

  两人才进内,有主簿迎着,因知道来意,便命人去传董锥。

  这主簿亲陪,又道:“董郎官这件事,难道还有什么疑点么?竟劳动世子亲自来查?”

  赵黼道:“因证词里的确有些令人不解之处,自然要认真查证,不必担心,倘若董郎官是清白的,自不会冤枉了他。这不是么?本世子生怕自己断案能力不足,才特意请了刑部的主事大人来辅佐,你可就放心了罢?”

  主簿笑道:“不敢不敢,当然当然。”

  赵黼寻思了会儿,又道:“是了,听闻董郎官要升了?不知到底如何?”

  主簿诧异道:“升?世子从何处听来的?据我所知,原本并无此事呢?”

  赵黼跟云鬟双双诧异,赵黼道:“你确信并无此事?”

  主簿细想了想道:“年底的核考已过,董郎官不在此列,下官正好是经手过此事的,是以知道的最为清楚。”

  说话间,董锥带到,赵黼便问道:“董锥,你先前在镇抚司供认,说是邓校尉向你恭贺升官之事,如何方才本世子查证并无此事?”

  董锥苦笑道:“回世子,此事原本系误传,不知怎地邓校尉听说了,便向我道贺,我因一头雾水,却见他是好意,只得虚应着。昨日世子问起他跟我说了什么,我也是如实供认。”

  赵黼笑道:“哟,你这个人的嘴,着实厉害的很,问到你什么,你便说什么,若是想不到没有问起的,你便只字不提了?”

  董锥忙低头道:“世子恕罪,卑职着实只是一时忘记了罢了。实在并非故意隐瞒。”

  赵黼慢悠悠问道:“好罢,如今本世子再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好好地想想,你到底还有什么‘一时忘记’,却跟邓校尉和此案有关的内情,你若是还不说,本世子可要当你是故意隐瞒了。”

  那主簿也叮嘱督促说道:“郎官且想仔细些,勿要因此而平白生出许多误会来。”

  董锥仔细想了会儿,摇头道:“不曾有了。”

  赵黼道:“果然没有了?”

  董锥点头。

  赵黼冷笑几声,对云鬟道:“你瞧瞧,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

  主簿惶恐,却不明所以。

  赵黼道:“你既然记性这样差,少不得我来提醒,你可记得’宿州’二字?”

  董锥只顾低着头,闻言似毫无反应。

  赵黼道:“董郎官,请答话,再不回答,就当你是故意抗命处置了。”

  董锥避无可避,才说道:“世子恕罪,并非不答,只是听世子说起宿州,卑职正在仔细回想。”

  赵黼哂笑道:“仔细回想?你回想什么?”

  董锥道:“正是……没想起什么来。请世子饶恕。”

  赵黼见当面扯谎如此,气不打一出来,指着笑道:“好嘴硬,这要不是按律行事,必然打个稀烂。”

  主簿道:“世子,下官斗胆,不知因何说董郎官扯谎呢?”

  赵黼道:“昨日我亲去吏部查证,董锥的履历,跟邓校尉的出身履历上记载,两人都同在宿州大营当过差。”

  主簿睁大双眼,正惊疑里,董锥面露恍然大悟之色,道:“原来世子指的是这个,是了,怪道邓雄主动向我打招呼,或许,是在宿州大营的时候,他见过我,故而记得,只不过卑职却从未跟他有过交际,是以竟不记得。”

  主簿听了这般解释,似有些道理,赵黼却也心悦诚服:“董郎官,你果然是个人才。”

  就算他推断两人一定认得,可是董锥矢口否认,此地再派人去宿州,一来一回也要半年之久,何况时过境迁,也难以保证会有人记得那大营之中的两个当差小兵。

  正赞叹,忽地回头看向云鬟,却见她口角微张,似对自己说了句什么。

  赵黼起初茫然,心头急转,果然也想起一个关窍。

  赵黼道:“董郎官既然矢口否认说在宿州大营不认得邓校尉,那么……‘邓雄’这个名字,不知是从何而来?”

  董锥百密一疏,先是尚未意识到自己已经露出马脚,可是赵黼总不会无缘无故问起此话,他暗中想了片刻,顿时回味过来,那脸色便才变了。

  主簿却听出异样,问道:“邓雄?世子问的可是邓校尉?他的名字明明是邓雄飞呢?”

  赵黼笑道:“可不是?你知我知,按理说董郎官也不该叫错才是,怎么他接连两次,都以’邓雄’相唤?难道……是故人的旧名不成?”

  赵黼本是他事不挂心,但若留心搜寻,自无遗漏,——昨日吏部之中,云鬟曾提过此话,可倘若是董锥跟邓校尉不熟悉,错叫了也自是有的。

  可是邓校尉毕竟是他亲手所杀之人,名字都叫错,委实有些匪夷所思,一次也就罢了,方才在回话之中,他鬼使神差地竟又以“邓雄”称呼,这自然不会无缘无故。

  赵黼毕竟带兵出身,见过许多形形色/色之事,也知道军中之人,因为各种缘故,偶尔会有改名字的情形出现,比如有的嫌弃本名不中听,有的嫌弃不够威风,还有的是算过命,觉着再改一个可升官发财或变运道之类,许多状况。

  若是两人少年时候便于宿州大营认得,对董锥而言,记得最深刻的自然是邓校尉的本名、旧名,故而赵黼猜测“邓雄飞”这个名字,是邓校尉后来改的。这个只要再去调邓校尉的旧档,也自然会得以印证。

  这一猜,却果然是准确无误。

  赵黼拄着下颌,冷笑道:“是了,且快快想,该怎么才能把这个谎圆过来?”

  董锥一声不吭,更不辩驳。

  赵黼又道:“方才我可说过了,你若还是隐瞒不说,就视作抗命。既然如此,就随我去镇抚司一趟罢了?”

  这一次去,自然并不是作为人证或者“误杀”的无辜之人。

  那主簿见状,也知董锥必然有内情隐瞒,因肃然道:“但凭世子处置罢了。“

  自有侍卫上前来,押了董锥下去。

  云鬟悄对赵黼道:“世子,你先前以牛校尉的证词诈董锥,他当即供认。方才提起升职有误,他也顺势解释的天/衣无缝……以他这般机变的性情,按理说被你旁敲侧击之时,他很该顺势承认宿州大营两人之事,谁知却死咬不认,何况昨日我们去吏部,也并非机密,只要有心自然知道,也会猜中我们是去看档册的,但董锥仍铤而走险,坚持否认此情,可见宿州的确是一切的关键。”

  赵黼道:“嗯,只不过如今急切间,谁能跑到宿州去查问?何况来回也需要时间,找人也需要时间。”

  云鬟道:“他必然是因为笃定如此,才坚决否认。”

  两人且说且往外而行,才转过廊下,却见一名大理寺公差打扮的站在前方门口。

  云鬟抬头看了一眼:“大理寺的人如何在此?”

  赵黼道:“你忘了?昨儿小白说过,他也有个案子,跟大理寺的一位石主事被刺相关。”

  谁知说曹操,曹操就到,话音刚落,便见白清辉自角门现身,旁边也有一位兵部之人相陪。

  三人相见,彼此见礼。赵黼道:“我才跟谢主事说,你也有个案子呢,必然正是为此而来?”

  清辉道:“不错,世子跟主事可欲去了么?”

  赵黼道:“此地的事完了,剩下的回镇抚司料理。”

  云鬟也道:“既然少丞身有要务,不可耽搁,请。”

  并不啰嗦,清辉也一拱手,便往那石主事的公房而去,大理寺的侍卫见他,便上前禀报。

  这边儿赵黼跟云鬟依旧往前而行,赵黼说道:“对了,我也有一件事要跟你说。其实演武场的那案子,我本该批了的,只因心里有些不自在,就搁置了,谁知果然另生波澜。”

  云鬟问道:“世子哪里觉着不自在?”

  赵黼琢磨道:“我看过那在场众人的供词,别的倒也罢了,只留意到一点,就是说及他们两人过招之时

  作者有话要说:的……”

  一句话未曾说完,就听得身后有人着急叫道:“快!快去请大夫!”

  两人均都听出,这是白清辉的声音。

  感谢小天使们!!么么哒~(づ ̄3 ̄)づ╭?~明天这个案子就差不多啦~

  大白:每天看着这帮小盆友跳来跳去,操碎了心

  六六:我是其中比较成熟稳重的那只,大家不要被表相蒙蔽

  小白:……

  云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