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物业强上

上泽宫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说话的人是那个自称折原的人,他和两个小弟似乎是跑了很久,在离上泽宫数米远的地方时已经气喘吁吁了,扶着膝盖休息了一下后,三人呈包围之势围向了上泽宫。

“哟,怎么回事,地上还躺着一个漂亮的小妞,另一个小妮也被你弄昏了,可以啊你,手段不错!”折原颇感意外的夸奖了一声,嘿嘿笑了起来,“不过,你这一切都只是帮我做嫁衣罢了,这两个小妞都归我了!”

自称折原的人感到十分的兴奋,本来自己还找不到这家伙,还好刚才这附近产生了一阵巨响,自己被声音吸引过来才能够碰到这种捡漏的场景。

他也看到了远处被砸在墙上的自动贩卖机,但他没有在意,以为上泽宫和自己一样,都是听到声音被吸引过来的。至于两个女生是如何昏迷的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事。

“老大,还有我们两个。”两个手下连忙提醒道。

“知道啦,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折原不耐烦地摇了摇手,用怨恨的目光盯着上泽宫,“刚才让你使点小聪明让你跑了,现在看你还怎么跑,就算是你把这个两个小妞都丢下自己独自逃跑,我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把我的折刀还给我,那可是我攒了一个月的零花钱才买的!”

“刚才我明明放你们一马了,没想到你们竟然又找上了门,只是为了区区一把小刀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你们就这么喜欢挨打吗?”上泽宫站了起来,捏了捏自己的手掌,狞笑了起来,“喂,你自称折原吧,那你知不知道,那个情报头子最怕见到、最讨厌的家伙是谁?”

“当然是平和岛静雄”折原下意识的接了一句话,反应了过来,警惕的看着上泽宫,“怎么,塞尔提还不够,你现在还想要用平和岛静雄的名头来骗我们吗,这个套路已经行不通了!”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上泽宫带着“和善”的微笑一步步朝他们走了过去,“刚才对女生没怎么敢下重手,但对于你们这种主动上来找揍的家伙,我可是不会放过哦”

面对上泽宫这种笑容,三人再次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其中一个手下拉了拉折原的衣服,“喂,老大,这家伙似乎有些不对劲”

“不要动摇军心!”折原怒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只要他不是偷袭,我就不信我们三个人正面打不过他一个人!”

“给我上!”

制服元气少女郊外旅行图片

面对朝着自己冲过来的三人,上泽宫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十秒钟以后。

“这几个家伙也太不经打了吧”上泽宫甩了甩手臂,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他本来还想着或许这几个家伙能和自己打的有来有回,让他测试一下现在自己的实力,结果算了,不提也罢,太贫弱了,和之前与他战斗的“吉田咲”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上泽宫在与“吉田咲”的战斗中手上和胸口所受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上泽宫将被自己扔出去的自动贩卖机抬起来扶正靠在了墙边,在三个小混混的口袋中摸索出了几个硬币投了进去。

自动贩卖机的表面就像是被弯折的易拉罐一般出现了弯曲,但钢化玻璃屏幕里面的灯泡还坚挺地一闪一闪着,上泽宫以为它还能够使用,但是将硬币投进去之后却没有出现饮料。

“啧。”上泽宫啧了一声,一个四十五度角的侧踢便踢到了贩卖机上,贩卖机痛苦的吱呀一声,掉出了两瓶矿泉水。

“果然,机器失灵的话拍几下就能够使用是宇宙的一条通用准则啊”

上泽宫用水把自己的手上、胳膊上的血迹清洗了一下,一直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身上的血迹暂时不好处理,暂且搁置。

在这之后,上泽宫让三个小混混靠在了自动贩卖机的三面上。

“不好意思,破坏公物还要交罚款的,我相信你们几个应该不介意替我出这份钱吧。”上泽宫对着三个已经昏迷过去的人这样道。

“嗯既然你们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真是好人啊。”

上泽宫正犯愁该怎么处理这边的机器,刚好这几个人就送上门来,这不是现成的替罪羊吗

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桑这个蹲下来把井上瑶和吉田咲两人一手一个扛在自己肩上,就像是收获猎物满载而归的猎户一样。就在他准备站起来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视线,他皱起了眉,大喝了一声:“谁在哪,给我出来!”

没有任何动静。

“不出来吗”上泽宫捡起了折刀,视线看向了前方,念道:“再不出来把你伤到了我可不管。”

“等等、等等!”前方的小巷口处传来了慌乱的声音,“golden eater,不要冲动,我不是你的敌人!”

“不要冲动哦,千万不要把刀子扔过来”对面一直碎碎念着,从阴影中走出了一个带着贝雷帽的黑色短发少女。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在右眼处带着一个眼罩,左手提着一个袋子,右手中拿着一把黑伞。

golden eater?对面这家伙是在称呼谁?

“你是谁?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上泽宫皱着眉问道。

“呼呼呼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对方似乎想要做出自己曾经一贯的举动,但被上泽宫的眼神盯着,她汗如雨下,瞬间改口省略了接下来的话,朝着上泽宫行了一礼,“咳咳,尊敬的黄金嗜者,吾是被机关通缉的旅人,御使精灵的魔女,梦璃铃音!吾是被您击败机关的小喽啰的强大身姿所吸引才忍不住现身,心中满怀对您的尊敬之意,绝对不是你的敌人!”

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将自己的眼罩取下,露出了自己有着金色眼瞳的右眼。

梦璃铃音,她是与上泽宫上同一所学校的学生,高一c班的成员。虽然与上泽宫同属一年级,班级也在同一层,但由于平时的行动习惯并不相同,并没有真正见过上泽宫。

今天她来到池袋参加“魔女之宴”,在结束之后走在大街上,正好遇到了低头拿着手机步履匆匆的井上瑶,她曾在医务室中见过井上瑶,知道她和自己同校。看到井上瑶一脸的忧色,她的”中二雷达“发出预警,认为她一定遭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于是偷偷跟在她身后想要看她去哪里。

但是,这条小巷过于曲折,她又不敢离得太近,只是一个转角的时间她便发觉井上瑶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之后她便迷路了,直到那声巨响的出现。

被掷飞的自动贩卖机不仅为小混混们带路,还让梦璃看到了三个小混混,她的“直感”告诉自己,只要跟上这几个人,自己或许能够找到井上瑶。

于是她便偷偷跟在了三个混混的身后,躲藏在暗处,不仅见到了倒在地上的井上瑶,还亲眼见到了真正的暴力。

那在月光下的黄发就仿佛黄金一般代表了致命的、纯粹的暴力,没有使出任何手端,就仿佛与他们不属于同一个等级一般,只是一眨眼的的功夫便轻而易举的击败了这三个敌人。

梦璃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是一个天生的战斗狂,似乎能将一次次的战斗化为食量一般,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黄金嗜者(golden eater),这个名号忽然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