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优乐美相似的直播app

轰隆!轰!

距离战争开始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七个小时,如同岛屿般的航空母舰在俄国那强大的工业实力下如同下蛋的母鸡一般从庞大的造船厂下水,并携带着大量的战机投入了战场,也就是日本海,位于太平洋东岸,是日本内湾最为接近的海洋。

不管是从战机的数量,亦或者是驾驶员的质量和飞行时间来推测的话,俄国本应该是占据完全压倒性优势才对,士兵们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真正的进行交火以后,俄国的士兵们才发现了事情跟自己的想象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轰鸣声,炮火声,在这里每一秒都会有无数枚炮弹在空中穿梭,时不时的还有倒霉的俄罗斯战机被打到失去作战能力,只能在空中爆炸或是无力的斜冲向海水。

“这样下去只会拖死我们的驾驶员,必须尽快想办法。”

诚然,对于士兵来说,且不论战争是否具有合理性,亦或者只是头脑们用来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作为武器,他们只需要击败对手取得胜利就好了,也完全轮不到大头兵们来考虑这场战争是否是他们想要的结局……

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是让俄国士兵们感到深深的无力。

整整有三架个头远超普通客机的巨大机体悬浮在距离海面三万五千米以上高空,这战机的腹部储存仓占据了整个机体的三分之二,在这存储仓的侧面,许多如同蜂巢般的小孔张开,一架架大概只有普通俄国战机十分之一大小的三角形飞机便从存储仓里投放下来,如同马蜂一般开始成群结队的对俄国战机进行针对性打击。

将无人机投入战场,这便是学园都市的反击措施吗?

学园都市虽然已经算是国中国一样的存在,但它毕竟没有军队这样的组织,唯一的武力机构只是警备员而已,指望那些老师们踏上战场跟军事大国的精英士兵一起战斗根本就不现实,因此,利用自身先进的技术手段才是最好的应对措施。

本身的战斗机长度应该在十五米到二十米左右,但若是使用无人机的话,战机大小就可以控制在两米以内,虽然无法装在巡航导弹之类的重型武器、并且太小的个头也更容易被击毁,但更小的个头也就意味着更快的速度,更何况,因为长度太小的缘故,俄国的战斗机雷达根本无法准确定位到无人机的位置,这样一来,无人机群是能对战机造成致命性打击……

“可恶啊,这完全是科技实力的碾压!”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俄国驾驶员再次击毁两架如同苍蝇般惹人厌的无人机后,有些脑门见汗的说道。

“早点放弃吧,我们的无人机群使用了锂空气电池作为主要能源,在大气层中,一次性满电后可以续航一周的时间,时间拖这么久的话,你们的驾驶员一定很累了吧!”

就在这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女性驾驶员忍不住碎碎念的时候,从面前驾驶台上的通讯设备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男人虽然说的是俄语,但还是能听出来日本人那种特别别扭的味儿。

糟了!通讯设备被破译了。

有着金色卷发的驾驶员小姐心脏瞬间提上了嗓子眼儿,她目光直视通讯屏幕上显示的波段,是一个非常陌生的频率,果然,猜想是正确的。

“而且,不管你们击毁了多少架无人机,对于‘母巢’上的人工智能来说都没有什么伤害,就算是再战上十个小时,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

那个说着奇怪味道俄语用一种带着点傲慢,又带着点嘲讽意味的声音从通讯频道里传了出来。

“那我们就击毁母巢!”

金发女人忍不住对着通讯频道里的声音反驳道。

“哈哈,如果可以的话,我很乐意看到这样的一幕呢……”

那个声音毫不在意。

“导弹,子弹,包括你能想到的任何武器都可以用上……看看你能不能用那些东西破坏掉‘蜂巢’防御系统。”

“对了,我会温柔的击落你的哦,可爱的飞行员小妹妹。”

……

从莫斯科车站下车,方宏裹紧了身上的黑色羽绒服,这里的鬼天气着实是冷的有些过分,不过这对于土生土长的莫斯科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从车站去到路上一路上见到了俄国人里,方宏甚至还看到了只穿着单薄衬衣的汉子正满是热情的向路过的旅人推销着什么。

“需要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吗?”

铃科百合子拄着手中那充满现代设计风格的拐杖,四下里环视了一下,随即向方宏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没有必要,再说这里也并不安全。”

方宏轻轻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莫斯科的冰冷空气顺着鼻腔气管一直来到肺里,这冰凉的刺激使得黑衣魔法师精神一振,那种胸口仿佛被某种重物压迫的感觉顿时一扫而空。

“伊戈尔所在的拳场,应该就在莫斯科车站的附近才是,百合子,靠你了,我们打个车。”

莫斯科既然是一座城市,那么城市的面积自然不小,因此不管去什么地方还是有车的好,方宏身上有吕莹特意给换了不少卢布,也不怕没钱,所以,他就拿出那张伊戈尔的照片,指着照片反面写着的地址,让百合子前去跟出租车进行交涉。

司机是个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的欧罗巴人,有着茂盛的体毛和高大的身材,看上去很憨厚的样子,在看到百合子所指出来的地址后,这位俄国大叔还特意处于好意劝阻了百合子一番,不过在得知方宏等人坚决的意向后,便轻叹一声不再言语,载着方宏一行人走在了路上。

俄国人脾气火爆是众所周知的,尤其是在寒冷的环境里,人就越是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醉酒后的人们就像是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爆,因此,在明里暗里,都会有一个拳台擂台让这些精力旺盛的大汉们来发泄自己的脾气。

方宏来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座废弃的厂房,外表上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在方宏付完卢布,从大门处的卷帘门钻进去的时候,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人们的热情和散发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混杂在一起,就连屋外的寒冷似乎都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人们疯狂呐喊,目光带着些许迷蒙的看着厂房中央那差不多有两人高的擂台。

擂台上,两个分别穿着短裤的男人,正如同蛮熊一般,缠斗在一起。